乡村小医圣 第二十七章 您的手法有问题

言情
“这个要求?”

王明阳不由愕然。

他原本以为,王小勇会提出比如说给他写一封举荐信,或者是一些门路的便捷之类的。

毕竟他身为国手,在医学界的影响很大,一般的中医如果能得他提点一二或者打个招呼的话,至少能够在中医界内有个不错的饭碗。

却没成想王小勇只是想在旁观摩一次诊治。

虽说这种诊治对于医者的帮助很大,但却是针对那些有一定水平做基础的医者,若是没有一定水准,根本看不懂他的诊疗过程。

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没问题,不过要看梁老板答不答应,毕竟是为他诊治。”

王明阳没有理由拒绝,点了点头说道。

“呵呵,看病而已,我没有问题,小兄弟喜欢,就在旁观摩吧,记得好好学习,国手的治疗过程可不容多见。”

“好。”

王小勇认真的说道。

喝过茶后,诊疗便开始了。

“王琛,取针。”

王明阳低声说道。

“是。”

年轻人非常熟练便捷的从针包之中将银针取出。

第一针刺下。

“有没有感觉?”

王明阳问道。

梁老板微微摇头。

王明阳神色不变,继续刺下第二针。

之后第三针,第四针。

在刺到第五针的时候,王明阳又问了一便一样的问题。

梁老板却依旧摇头:“还是没有感觉。”

这下,王明阳的眉头明显皱了皱。

很快,十二阵全部刺下。

王明阳的额头上微微见汗,每一个穴位只有小米粒般大小,王明阳年龄大了,他的手法很是娴熟,但想要精准无误的找到穴位,还是要耗费些许精力。

“这回如何?”

王琛给王明阳擦了擦汗,王明阳抬头问道。

“好像……有了点感觉,刺痛感。”

梁老板仔细回味,而后有些迟疑的说道。

“有感觉了就好。”

王明阳松了口气:“梁老板这条腿瘫痪许久,想要完好无损的恢复是不可能的,不过我有把握,让你在三个月之内站起来,至于行动方便的话就需要很长的恢复时间了。”

“三个月站起来?当真?”

梁老板却显得很激动。

对于他这样的人而言,金钱,只不过是一堆粪土,身体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腿伤折磨了他太久太久了,如今听到能恢复,就算是耗费时日长一些又能如何?

“自然是真的。”

王明阳傲然说道。

一旁的徐缺连忙上前,恭敬的说道:“烦请王老给我也看看。”

“好说,不过你的病,可否让我的孙儿先看看。”

王明阳问。

“这是您的孙儿?没问题。”

徐缺一怔,旋即笑着说道。

诊疗很快就开始了。

王琛先观察了一番徐缺的气色,而后将手搭在其脉搏上。

时间分秒而过。

片刻后,王琛皱眉:“是真心痛?”

“真心痛?”

徐缺愕然。

“就是心脏病。”

王琛解释了一遍。

“您看出来了?”

即使是对于晚辈,徐缺依旧用了敬称。

心脏病并不难检查。

去拍个心电图什么的,就都知道了。

不过徐缺并不想去弄个什么支架搭桥什么的,一想到一个铁疙瘩在自己体内他就浑身不自在,所以打算来找一找中医,看看有没有办法治疗这病。

要知道,心脏病这种东西,不发作的话就和没病没什么两样。

可一旦发作,若是应对不及时的话是很有可能要命的。

他不想死。

没想到一个年轻人只是号一下脉就看出了他的病症,这让徐缺很惊喜,同时对自己病情好转又多了几分把握。

“不错,观其脸色发青,嘴唇也隐隐有些青白之色,再加上你号脉的结果,的确是真心痛无疑,那么你会如何处方?”

王明阳赞了一句后,旋即问道。

“用苏合香元处方为佳。”

王琛迅速回答。

“嗯,不错。”

王明阳写下处方后,递交给了徐缺:“你现在没有发病,用干这种法子服用半月,再配合附子汤,待会儿我会给你再开一张处方,慢慢调养的话,数月即可痊愈。”

“多谢王老!”

徐缺起身,他一个老者,竟是恭恭敬敬的给王明阳鞠了个躬。

“客气了。”

王明阳坦然受之,只是不经意间的一瞥却看到了旁侧皱眉的王小勇,不由淡淡的说道:“小伙子,你的医术太浅薄了,所以看不懂也是正常,将今日之事好好记下来,然后回去问问你家长辈,让你家长辈解释给你听。”

王小勇深吸一口气,而后眼底闪过一丝坚定:“并非看不懂,只是我觉得,这处方有问题,诊断出来的结果,也有问题!”

王小勇掷地有声的一句话让场内的气氛瞬间变得一片死寂。

王明阳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下来。

梁老板也徐缺也纷纷愕然,但紧随其后的是,两人脸上均是闪过了一抹愤怒之色。

“放肆!”

王琛却已忍不住出言呵斥道,之前恭恭敬敬的神态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桀骜和愤怒。

“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懂医术吗?不懂就别在这乱说!”

“原以为你是个识大体,并且知道上进的年轻人,没想到竟如此狂妄还不知轻重,这里不欢迎你,出去!”

梁老板同样冷声说道。

身为这里主人的他,下了逐客令。

“等等。”

王明阳制止了梁老板,只是语气一样变得有些冷硬:“不知是哪里错了?如果你知道,尽管说出来。”

王小勇面色不变:“我需要诊脉。”

“好。”

王明阳盯着王小勇看了一会儿,而后对王琛说道:“你起来,让他诊脉。”

“爷爷!”

“让他诊!”

王明阳呵斥。

不过在王小勇走过来准备坐下时,他的一句话让王小勇的身形一顿。

“小子,如果你诊疗不出,今后就别想在中医界混下去了,中医界不需要狂妄的年轻人。”

王明阳的语气很平缓,但任谁都知道,他话语间所包含的愤怒之意。

之前还一脸怒气的王琛在微微愕然后,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看向王小勇的目光中带这些许幸灾乐祸。

梁老板和徐缺神色冷漠,他们都清楚,这一句话,等同于判了王小勇的死刑。

一旦王小勇真的什么都检查不出来,那么他日后真的无法在中医界立足了。

至少在王明阳百年之前,是这样的结果。

“诊吧!”

徐缺没好气的伸出了手。

王小勇神色平静,将手搭在上面。

王明阳的眼睛微微眯起,正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王小勇的诊脉姿势和手法异常老练,这让王明阳有一种看老中医在诊疗治病的错觉。

不过很快他便是将自己的这个想法抛诸脑后,一个年轻人而已,怎么可能呢。

应该是装模作样。

他心中如是想到。

很快,王小勇就皱起了眉头。

片刻后,王小勇松开手,站起身来。

“怎么?看出什么来了?”

徐缺语气中不无讥讽的问道。

“看出来了,你快死了。”

王小勇淡漠的一句话让徐缺好悬没跳起来。

不过不等他有所反应,王小勇就上前一步,按住了他的肩膀。

“你干什么?!”

徐缺愤怒道。

“别动气。”

王小勇漠然,手指捏在他的肩胛骨上,而后向下三寸,手一番,在肋骨的某处轻轻一按。

“啊!”

徐缺直接痛的叫出声来,额头上也是瞬间浮现出汗水。

“给我把这个小子轰出去!”

另一边梁老板怒喝出声。

“如果想他死的话请随意。”

王小勇语气也冷了下来,他是好脾气,却不代表好欺负。

徐缺的痛楚久久方才消散,看着皱眉的王明阳,王小勇淡淡的说道:“王老可否忽略了这点?”

王明阳可不是什么菜鸟。

之前王小勇的举动以及徐缺的反应,已经让他看出了些许端倪,不过又隐隐不敢确定。

“心血管瘤,如果你想死,就尽管按照之前的处方去吃吧,不出一个星期,包你暴毙,再见。”

说罢,王小勇头也不回,掉头就走。

直到他离开万药斋后,厅堂内的气氛依旧是一片死寂。

“这小子,气死我了。”

徐缺揉捏了一下自己的胸口,一边愤愤的说道。

“手伸过来。”

王明阳却突然开口说道。

“嗯?”

在场的各位都怔住了。

五分钟后。

王小勇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轻轻呷了一口刚端上来的热茶。

在他面前,是神色复杂的三个老者,还有两个愤恨中带着些许不以为然的年轻人。

王明阳轻叹一声,率先打破了寂静:“小兄弟,你说的没错,是血管瘤,如若按照苏合香元来处方的话,徐老的确有性命之忧。”

王明阳语出惊人。

就连徐缺都震惊的好悬没从椅子上掉下来。

之前王明阳在诊脉过后,直接发话让人将王小勇找回来。

不过却并没有说明原因。

如今的他可谓是语出惊人。

“徐老哥,对不住了,之前是我的疏忽。”

王明阳的道歉让徐缺有些不知所措,旋即之听王明阳轻叹一声:“王小友这次可谓是救了你一命。”

“当真?!”

徐缺直接站了起来。

“血管瘤和普通的真心痛不同,所谓苏合香元,乃是疏通真心痛气血堵塞的良药,长时间服用的话完全可以治疗好真心痛。”

王明阳缓缓的说着:“但血管瘤就不同了,有血管瘤在,贸然疏通气血是非常危险的,一旦触动了血管瘤甚至引其爆裂,那么会瞬间暴毙,回天乏术。”

听王明阳说完后,徐缺感觉自己的背后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这听起来……也太可怕了一点。

也就是说,他刚刚已经在鬼门关外走了一遭,却不自知。

这下,徐缺看向王小勇的目光变得复杂无比。

“不光是如此,之前王老您在诊疗梁老板这条腿的时候,所用的针灸手法,也错了。”

王小勇再度抛出了一枚炸弹!

“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别以为瞎猫碰到死耗子凑巧发现了血管瘤就真以为自己水平过人,我爷爷乃是国手,大大小小的病治疗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你质疑我也就罢了,竟然敢质疑我爷爷!”

王琛忍不住站出来呵斥。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冷喝打断。

“你给我闭嘴!”

王明阳脸色铁青:“回去将千金方抄写一百遍!差点治死人还有本事了?从现在开始到离开,你给我老老实实的闭上嘴!”

“爷爷!”

王琛不服,可看到自己爷爷那阴沉到几乎快要滴出水来的脸色后,终究还是缩了缩脖子,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后面。
标签: 说道 梁老 诊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