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第2451章 破碎虚空

武侠
“他练成天魔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独孤求败沉声道,“伏尸百万,血流成河,你也要护着他?”

阿青漠然答道:“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你应当明白这个道理。”

独孤求败哈哈一笑,笑声震动整个营寨:“我不懂你这些大道理,我手中的剑便是我的道理!”

说完头顶巨剑的虚影直接往铁木真砍了过去,阿青早有防备,一道青色的巨大剑气也迎了上去。

宋青书不由得想起前世那个段子,某某某抽出了40米的大刀,眼前这两个家伙完全就是这样嘛,可以说是在把剑当成刀在使了。

一声巨响过后,很多来不及后退的士兵当场被剑气爆成血雾,很多哪怕有准备的,拿着盾牌挡在身前的也伤得不轻。

“后退!”铁木真沉声下令,他明白这两个家伙都有些非人了,在旁边围观只会殃及池鱼,他倒是不怕,但手底下那些士兵可扛不住。

那些蒙古士兵如蒙大赦,纷纷往后退却,很快在中央留下了一块巨大空地。

只不过阿青和独孤求败早已打到了远处,半空中只能隐隐见到青色的身影以及黑色巨剑,两人打动的声响,犹如晴天霹雳,犹如天降惊雷。

那声势让隔着老远的众人都心惊胆战,一个个尽皆骇然相望。

宋青书默默注视着远方,心想看来上次金蛇大会阿青并没有出全力啊,不过他又马上想到,当时的阿青和眼前这个神情漠然仿佛高高在上的神灵一般冷漠的女子并不一样。

难道独孤求败口中的九天玄女是封印在阿青体内,平时是以阿青的模样行走世间,特殊时候会让九天玄女苏醒?

想到这里他便有些蛋疼了,因为刚才九天玄女提到铁木真是这个世界注定的人皇,独孤求败要杀他她便跳出来阻止,那日后自己出手对付他的时候九天玄女又跑出来搅局怎么搞?

他心中一阵烦躁,原本一切都在计划中,可如今计划里出了个天大的变数,还不知道如何才能解决。

这时天上传来一个空灵的声音:“独孤求败,你的时间已经到了,还不快去。”

宋青书循声望去,只见阿青浮于半空之中,并没有继续攻击,而是冷漠地望着对面的独孤求败。

独孤求败同样立于天地间,整个开始变得忽明忽暗,仿佛这天地间的意志已经无法容纳他的存在。

“这就是破碎虚空么?”独孤求败看着自己一点点消散的身体,眼神中莫名地复杂,最后充满留恋地看了一眼这个熟悉的世界,整个人化作一道虚影登天而去。

全部蒙古士兵面色煞地发白,更有人因惊骇而全身抖震,健马狂嘶人立而起,心神震荡地望着眼前这一幕,纷纷跪拜了下来。

铁木真也一脸狂热地望着这一幕,从秦始皇开始,自古到今,每一代帝王都渴望长生不老,但长生之说虚无缥缈,从来没有一个帝王能如愿,但他今天似乎亲眼见到了长生的可能,也不知道有朝一日他能不能达到那一步。

他如今的年纪在世人眼中已经是老头了,哪怕武功修为再高,但也不过是延年益寿而已,终究还是要死的,可如果他能飞升的话,那这些年一直担心的东西便解决了……

相比于铁木真的狂热,宋青书却相当淡然,飞升又如何,不还是到仙界从一个小兵当起,留在这个美好的世界享受这繁华的江山,还有各位红颜知己的陪伴不挺好么。

到了仙界各种孤独寂寞冷,嫦娥在广寒宫的传说可是人尽皆知。

咦,天上有嫦娥哎……

宋青书原本坚定的心忽然有些动摇。

“铁木真,善待无双城中人,否则我劈开天门也会取你性命。”独孤求败留下最后一句话,最后消失于天地间。

铁木真咽了咽口水,心想莫不是今晚强迫双-修夫人引来了这个煞星?经历今晚的变故,蒙赤行死了,蒙古士兵损失惨重,他也差点有性命之忧,那方面的心思早就丢到爪哇国去了,心想这个女人不吉利,以后不能碰。

宋青书则到处找阿青的身影,可惜芳踪杳杳,应该是刚刚独孤求败破碎虚空的时候悄悄离去了。

“也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宋青书长长叹了一口气。

这时候另一边八思巴却带头向铁木真跪拜:“由仙人指定世间人皇,大汗注定一统天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铁木真先是一愣,继而暗赞他的高明,有八思巴带头,其他众人纷纷向他跪拜,原本因为今晚损失惨重有些溃散的士气重新恢复到了巅峰,而且他的声望也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宋青书自然懒得去向他跪拜,趁人多的掩护,偷偷回到了自己营寨,谷凝清正躲在门帘后面偷看,没料到他突然进来,直接撞了个满怀。

感觉撞到一个充满弹性的身体,宋青书急忙扶住她:“夫人你没事吧?”

谷凝清微微摇头:“我没事,刚刚那真是独孤求败么?怎么那么年轻。”

“不错,”其他人或许不确定,但他见过独孤求败的剑意,又岂会认不出来,“夫人大可不必担心,经过这次的事情,想必铁木真再也不敢对你起歹心了。”

他没想到自己胡乱想出的办法竟然真的引出了独孤求败,反正见过他假扮的独孤求败样子的,也就蒙赤行,而蒙赤行已经死了,自然不知道今天一前一后出现过两个不同的独孤求败。

“这都要多谢你了。”谷凝清想到当时情形便脸色微红,真的独孤求败出现得稍晚了,等他来救的话,恐怕自己身子早已被铁木真得手,而且看情况对方此行前来应该是为独孤一方报仇的,并非来救她。

不过经宋青书这么一闹,会给铁木真造成一种错觉这一切都和她有关,这样以后她的安全真的有可能得到了保障。

“不过今晚形势未明,你还是暂时不要回去,等明天白天当着所有人的面从外面回来,声称是独孤求败救走了你,反正他也不可能跳下来证伪了。”宋青书指了指天上。

谷凝清忍不住抿嘴笑道:“你还真坏。”说完了她就觉得有些不妥,听着太像打情骂俏了。

宋青书倒是没注意到,而是指了指床上:“夫人今晚受到了惊吓,早点休息吧。”

“那你呢?”谷凝清忍不住问道。

宋青书指了指一旁的垫子:“我打坐一晚上就行。”

“这怎么行,我听说你似乎有伤在身,不休息好怎么行。”谷凝清急忙说道,“你来睡床吧。”

宋青书一愣:“我们睡一起,不太好吧?”

谷凝清脸一下子就红了,有些娇嗔地瞪了他一眼:“我是说你睡床,我在垫子上将就一下,你在想什么呢!”

宋青书这才知道自己想岔了,讪讪地笑了两声,还没想好如何化解尴尬,门外便响起了谷姿仙压低的声音:“宋大哥,宋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