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第2450章 九天玄女

武侠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铁木真经过短暂的震惊已经平静下来,这些年南征北战,什么样的局面没见过,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面,他不可能有丝毫露怯,“无双城既然选择了投降,我自然会善待他们,如果他们选择了负隅顽抗,那就不怪我辣手无情了。”

“可你终究还是杀了独孤一方。”独孤求败漠然的看着他。

铁木真哈哈大笑,声音中充满了桀骜与豪迈:“那又如何,他冥顽不灵就是他的取死之道。”

独孤求败说道:“在我看来,这也是你的取死之道。”

铁木真冷笑道:“现在我的军营里,谁杀谁还不一定呢!”只见他手一挥,之前没有反应过来的蒙古军士这时已经做好了准备,纷纷张弓搭箭,瞬间一道恐怖的箭雨漫天激射而去。

独孤求败依然未动分毫,那柄巨剑的影子挡在他身前,任何接近他周身三尺的箭支不是被弹开就是化作齑粉。

宋青书看得暗暗佩服,不过他很清楚,任何高手要这样直面军队箭雨,都有持久力的问题。

毕竟要挡下这么多箭矢,是挺耗费内力的事情,长期下去,内力回复速度赶不上消耗速度,肯定会被大军耗死。

但军队是人又不是机器,无法做到箭矢一刻不停地发射,只要中间稍微有松懈,高手便有机会脱身。

果不其然,三轮箭雨过后,后面发射的不管是威力还是数量都稀疏了许多,只见独孤求败动了,他一个跨步上前,已经出现在了弓箭手附近,手中巨剑虚影一挥,那群弓箭手顿时人仰马翻溃不成军。

就在这时,蒙古麾下另一支部队动了,只见他们人人拿着火枪,齐齐往那个人影发射,枪管喷出无数火光。

“咦?”独孤求败显然之前没见过这新鲜的武器,不过高手天生的直觉让他放弃了硬抗,而是身形一闪,往旁边躲了过去。

这时候轰的一声巨响。

宋青书咽了咽口水,连大炮都拿出来了啊,这些是之前投降的葛尔丹部队,蒙古人效率的确高,这么短时间就把他们收编为己用了。也许普通人看不到炮弹的轨迹,但这显然不包括独孤求败,只见他袖子一挥,直接用一股柔劲接下炮弹然后顺势扔了回去。

轰!

蒙古的炮兵阵营顿时被炸得血肉模糊,那些骆驼被吓到了,惊慌失措四处逃散,阵营里一片混乱。

铁木真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刚刚他冷眼旁观,心中也稍微有点底气了,于是他出手了。

血海滔天白骨无数,趁独孤求败应对炮弹的时候将他裹在其中,血海仿佛一条巨蟒一样缠绕在他周身不停缩紧,里面夹杂的白骨骷髅头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鬼,纷纷张开嘴往他身上咬去。

蒙古军营众人响起一阵阵欢呼,不过欢呼刚响起一半,忽然见到一柄巨剑虚影猛地从血海中膨胀变大冲了出来,然后无数剑气四散开来,血海白骨被冲得七零八落,附近无数帐篷被掀起,那些避之不及的蒙古士兵更是身上爆开一团团血雾。

铁木真哇的一声口吐鲜血,他因为之前和宋青书一战再加上萨满教密道中被通天巫炸药所伤,如今的实力本来就没完全恢复,如今被对方正面破了白骨血海,他受伤自然非轻。

独孤求败冷冷道:“没想到竟然还有人修炼天魔功,要练成这般规模的血海,不知道残杀了多少的生灵,今日我就替天行道。”

说完便一步步往铁木真走了过去,他步子看着虽慢,但数十丈的距离转瞬即逝,蒙古这边大惊,无数大汗的侍卫冲了上去,同时冲过去的还有以八思巴为首的众多蒙古豢养高手,阿里不哥也让王府中的高手上前帮忙。

可无人是独孤求败一合之敌,纷纷吐血倒退而回,也就八思巴支持得久一些,莲花宝印护体,灭神掌反击,倒是给对方制造了不少麻烦。

独孤求败虽强,但在这无数高手阻击下,一时间前进倒也没那么容易。

宋青书妆模作样冲了过去,目光却是在往铁木真身上瞟,只见他拿起了苏鲁锭,不过看得出气势修为什么的比平日里低了许多。

“要不要这时候博他一把?”宋青书有些心动,这样的机会可谓是千载难逢。妈的,干他一炮!

他眼神一肃,正要出手之际,忽然半空中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小雕儿,你又来胡闹了。”

宋青书浑身一震,不可置信的望着不远处旗杆上那个绿色的身影:

“怎么会是她?”

绿衣飘飘,愈发显得身形娇小纤柔,手中绿竹棒格外醒目,赫然便是在金蛇大会上遇到过的神秘养羊少女阿青。

独孤求败一剑劈飞了周围的高手,看到了阿青,一直古井不波的脸上有些发黑:“九天玄女,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许叫我这个名字。”

“九天玄女?”宋青书一愣,前世的确看过这样的传说,但阿青真是什么九天玄女,还是让他极为震惊。

“可你的名字没小雕儿好听嘛。”阿青忽然东张西望,“咦,你身边那只傻雕呢?”

“当年你时不时就来拔它毛,它自然是跑掉了。”独孤求败说起这段往事,总有一种咬牙切齿之感。

“那真是可惜了,本来算算时间它的毛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呢。”阿青颇为遗憾地说道。

独孤求败一头黑线,懒得理会这个没心没肺的疯婆娘,直接一剑往铁木真劈去,他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来意。

铁木真手握苏鲁锭,白骨血海围绕在四周,如临大敌地看着激射而来的巨剑虚影。

就在这时,一道青色的剑气挥来,将那巨剑虚影架到了一旁。

独孤求败大怒:“九天玄女,你非要和我作对不成。”

此时原本天真无邪的阿青眼神中忽然变得漠然威严:“独孤求败,你早已应该破碎虚空而去,不应插手世间之事了。”

宋青书惊疑不定地望着旗杆上那个绿衣女子,这还是自己印象中那个一口一个大哥哥喊着自己的天真无邪养羊少女么?

此时的她圣洁威严,高高在上,仿佛世间的万物众生在她眼中只是蝼蚁。

独孤求败眉头一皱:“杀了这家伙我再走!”

阿青摇了摇头:“他有大气运护体,本应是这世上人皇,你不能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