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第2448章 李鬼和李逵

武侠
这一声犹如晴天霹雳,震得整个军营所有营帐晃动,普通士兵更是紧紧捂住耳朵,显然被震得有些发懵。

铁木真也顾不得欺负双-修夫人了,一把将她推到一旁,然后匆匆往外走去:“来人!”

很快门外就有不少侍卫过来禀告:“有个神秘人忽然出现,自称独孤求败,武功奇高,不少兄弟都受伤了。”

“独孤求败?”铁木真瞳孔一缩,以前庞斑、通天巫等人和他聊天的时候,提到过这个传说中的人物,不过从来没有谁亲眼见过,是以很多人甚至怀疑他是否真实存在。

但按照魔门中流传着一种说法,说无双城一脉就是独孤求败的后代,但大多数人都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认为只是凑巧无双城城主姓独孤而已,有些人牵强附会将两者联系上。

但今天刚杀了独孤一方,灭了无双城,独孤求败就出来了,难道传说是真的?

铁木真有些惊疑不定,毕竟根据传说描述,这个独孤求败的武功可谓是深不可测。

“拿我的符节传令下去,各自谨守营地,切记不要混乱!”身为一个名将,铁木真清楚夜间炸营有多么危险,传令同时,他也带麾下高手往最混乱的地方赶去。

要对付独孤求败这样的人物,恐怕要他亲自出手才行。

对方传说中虽然厉害,但铁木真自信一身魔功不输任何人。

铁木真离开后,营帐之中双-修夫人紧紧抓住自己衣襟,一张粉脸煞白,直到现在她都还心有余悸。

之前她还犹豫着是和铁木真同归于尽还是自杀,可刚刚对方扑过来那一瞬间,她完全没能力反抗。

她武功已经算不错的了,可刚才在大宗师面前完全无能为力,完全任由对方予取予夺。

想到等铁木真回来,自己还是难逃受辱的结局,还不如现在趁有机会先自尽地为好。

想到这里,她袖中匕首滑落到手中,直接往自己脖子抹去。

叮!

一声脆响,她只觉得手上一股大力传来,手中匕首拿捏不住,直接被击飞出去。

紧接着一个身影闯了进来,一把搂住了她,双-修夫人大惊,急忙挥掌往对方攻去,结果那人手指在她腰上一按,她浑身便没有了力气。

“夫人,是我!”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双-修夫人一愣,急忙往对方望去,只见搂着自己的是一清癯老者,之前完全没见过。

不过这声音却很熟悉,是宋青书的声音,而且这么近距离接触,她敏锐地察觉到对方修行功法对自己双-修心法的巨大吸引力,仿佛旁边是个温暖的太阳一样。

“宋……公子?”她不禁有些恍惚,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冒这么大的险来救她。

宋青书微微一笑:“夫人请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不会让你被别人欺负,我们先离开再说。”

说完搂着她丰腴柔软的腰肢飞出王帐,双-修夫人不再挣扎,而是紧紧抱住他,将身子贴在他身上,避免给他带来额外的阻力。

两人刚出王帐,迎面便赶来一堆武士,宋青书手中长剑一挥,顿生无数剑气,那些人手中长矛、刀剑纷纷折断,胸前也爆出了一片血雾。

宋青书乘机带着双-修夫人往大营外围逃去,大宗师武功虽高,但正面对抗千军万马也是脑抽。

“阁下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一个声音传来,蒙赤行从暗处出现。

宋青书暗叹一声,之前声东击西之策只调开了铁木真,不过也庆幸的是至少调走了一个大宗师,不然自己可就麻烦了。

就在这时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透明的光墙拦住了去路,之前白天的时候见过这一幕,当时无双城主用尽全身功力也打不烂这看似薄薄一层的光墙。

他虽然不惧,但根本不想被缠下来,所以足尖在光墙上一点,整个人有些违反物理学定理一般直接变换方向,从侧面飞射而出。

蒙赤行一愣,没想到对方高速之中改变方向竟然如此轻松,他再想布置光墙,可距离太远了,就算布置出来也未必拦得住对方,他只好也运起轻功追了上去。

宋青书轻功虽高,但抱着一个人,另外伤势也没彻底恢复,要想彻底甩开一个大宗师并不容易,本来他打算带着双-修夫人进无双城,将她悄悄藏在城里。

可后面追得这么紧,远远看到铁木真又派人封锁了营地四周,他只能开始实行B计划。

在军营密密麻麻的帐篷中间来回穿梭,借此隔绝对方的视线。然后找了一个机会,迅速钻进了自己的帐篷之中。

宋青书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快速取出一套士兵的衣服:“夫人,你把这个穿上,另外这个面具也戴上,等会儿很可能会有士兵挨家挨户来搜查。”

他一早便准备了另外一张面具用来掩盖谷凝清的美艳姿容,暂时让她假扮成一个亲兵留在这里,后面看局势发展是送出去还是什么,毕竟再让她回双-修府,一旦铁木真又起色心,还真没办法。

双-修夫人脸色一红,要知道她平日里虽然算不上侍女无数,但也称得上养尊处优,如今这帐篷中也没什么遮挡之物,难道就这样当着他的面换?

只见宋青书已经转过身去,也开始脱身上的衣服,显然他要改回水月大宗的装扮。

双-修夫人咬了咬牙,知道事急从权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快速解开腰带,将一身有些华而不实的宫装裙子换了下来。

另一边蒙赤行追到一半忽然失去了目标的踪影,整个人便一跃到一个旗杆上面,一双眼睛锐利地巡视四周。

手指比划了一个大致范围,冷声道:“那人应该就在这一片,给我每个帐篷挨着搜。”

“夫人,衣服换好没有?”宋青书重新换回了水月大宗的装扮。

“换……换好了。”谷凝清声音有些忐忑,显然今日之事,每个人都冒了极大的风险,她既担心连累宋青书,也担心对无双城那边的影响。

宋青书转过身去,将散落在一旁的衣裙捡起来揉成一团塞到了被子里,从外面看不到痕迹方才作罢,衣裙上残留着温热和一股淡淡的幽香,不禁有些头疼,这些女人天天把身上弄得这么香干什么,到时候很容易成为破绽啊。

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他上下打量了谷凝清一番,替她整理了一下衣服上一些没穿整齐的地方,然后顿了顿,又伸手将她一些散乱的发丝重新绾好盘在头上,再拿着帽子给她戴上:“夫人,等会儿尽量不要开口,如果必须要开口,一定要刻意压低声音变化一下语调。”

她的头发可从来没让其他男人碰过,谷凝清脸颊微热,心想自己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急忙小声嗯了一下回应。

宋青书也有些紧张,毕竟短时间内想出的法子没那么缜密,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眼看着搜查士兵的脚步声离这边越来越近,忽然一个雄浑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昔日纵横江湖三十馀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