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第2446章 艳光四射

武侠
谷凝清微微点头示意:“公子为何忽然到了蒙古阵营中,还变成了‘水月……大宗’?”

“此事说来话长,日后有机会再向夫人慢慢解释,”宋青书答道,“不过我的身份还望保密,否则我会有性命之忧。”

谷凝清急忙说道:“公子说的哪里话,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又是仙儿的……我们又岂会将你置于险地。”

说这话的时候她也很别扭,毕竟女儿和他的关系又没正式确定起来,可生米又做成熟饭了,按理说她这个当母亲的该为女儿争取一些地位,但对方又救过她,让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宋青书倒是没想到自己的疏忽大意让她这般患得患失,他将自己的来意道出:“此番前来是解决你们面临的危机的,如今蒙古大军压境,葛尔丹又败亡了,无双城肯定是守不住的,与其后来城破被屠城,不如早些投降。”

“投降蒙古?”谷凝清和女儿对视一眼,显然她们站在蒙古敌对阵营这么多年,实在有些转变不过思路。

“并不是真的投靠蒙古,只是暂时保存实力,等待他日局势有变,再东山再起。毕竟从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蒙古对主动投降的势力是相当善待的,往往也能保留原本的部署。”宋青书将情况大致分析了一下。

“有公子作保我们当然是信得过的,不过,”谷凝清美丽的脸颊上流露出一丝迟疑,她看了女儿一眼,“铁木真是出了名的残暴好色,这些年听说很多女人被他凌辱后都暴毙了,万一他对仙儿有什么想法,我们到时候可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了。”

“这个我也考虑过了,”宋青书解释道,“铁木真此人虽然好色,但却不会因为好色坏了正事,这些年投降他的地方势力很多,但他从来没染指过这些人的女眷,避免影响日后的招降。现在放眼天下,蒙古还有很多敌人,我不认为他会在这个时候冒这样的风险。”

“女眷,可仙儿她……”谷凝清欲言又止。

宋青书说道:“据我所知,仙儿和无双城少城主本来有婚约在身,如今独孤一方已死,独孤鸣便是无双城的继承人,所以仙儿有这个身份的话,铁木真是不会动她的。”

注意到谷姿仙小脸有些发白,他急忙安慰道:“放心,这只是做个样子,不是让你真的嫁给他,而且我会随时在旁边照应的,不会让你遇到什么危险。”

谷凝清觉得自己有必要为女儿说说话了:“可这样对仙儿名节有毁,将来世人只会认为她是独孤鸣的妻子,日后若是再跟公子,恐怕会招人说闲话。”

宋青书答到:“夫人误会了,我并不是让他们真正成亲,只是确定下来未婚妻这个名分而已,毕竟之前你们只是按照家族传统,双-修府的公主会嫁给无双城继承人,并没有正式订婚,之所以这样是为了避免铁木真动邪念。”

谷凝清脸色这才缓和几分,正要再说什么,一旁的谷姿仙已经轻轻拉住了她的手:“娘,你不要担心,我是愿意的,更何况又并没有真正损失什么。”

宋青书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仙儿,暂时委屈你了,放心吧,要不了多久我便会让你恢复自由,正大光明地和我在一起。”

“不委屈的。”谷姿仙抿嘴微笑,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没法为宋大哥做什么而苦恼,这次正好是个机会,她如果成了无双城名义上的城主夫人,将来接管无双城的力量也就名正言顺了。

至于独孤鸣,她根本没把那个一无是处的纨绔放在眼里。

三人接下来又商议了一些细节,然后谷凝清便召集无双城其他的中高层开会,宣布将谷姿仙许配给独孤鸣。

独孤鸣原本还惶惶不可终日,得知这消息顿时喜出望外,差点没乐得跳起来,要知道他一直觊觎这位美丽动人的双-修公主,可对方一直对他不假辞色,特别是西夏一行过后,更是连一些面子上的功夫也懒得做了,让他一度以为两人的婚事不成了。

如今得偿所愿那种喜悦,让他甚至忘了亲爹刚死没多久。

接下来她提出投降一事,一开始当然有不少人下意识反对,但实际上看着蒙古大军压城,已经不少人心生降意,只是之前不好表现出来。

如今双-修夫人主动提出来,这些人便顺势跳出来顺着她说。

本来父亲被杀,理应是最坚定反对派的独孤鸣因为谷姿仙答应嫁给自己,心里早已乐疯了,哪还有什么主意,下意识附和起来。

反对派其他人见首脑都这副模样,知道再抵抗下去也没意义,也认命地赞同了这项决议。

宋青书出城将消息带给蒙古大营,铁木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不由得大喜,甚至还赏赐了他一块封地,还有一千户牧民。

因为红日法王、里赤媚这些人相继死亡,如今“水月大宗”的地位一举成为仅次于八思巴的存在。

蒙古帐下所有人纷纷向他道喜,宋青书不得不感叹铁木真赏赐属下还真是大方,若是换作其他人,早被他这般大手笔弄得感激涕零,以后拼死卖命了。

第二天举行受降仪式,独孤鸣、双-修夫人、公主,带着无双城一干高层出城拜见铁木真。

整个过程相当顺利,不过在晚宴的时候出了意外,也许是酒过三巡的缘故,铁木真忽然说道:“久闻双-修夫人和公主艳绝西域,可惜一直无缘得见真容,两位不如将面纱取下来让我们开开眼界?”

独孤鸣急了,硬着头皮说道:“回禀大汗,双-修府素来有个传统,府中女子的容貌不能被外人看见。”

铁木真却笑道:“哎,现在你们既然投降蒙古,在座的都是兄弟姐妹,又怎么能算外人呢?再说了,双-修府有这样的规矩,我们蒙古也有蒙古的规矩,不以真容示人,岂不是不把我们当朋友?”

说到后来,他语气中已经带了威胁之意。

独孤鸣被他气势所迫,一时间不敢再说什么。

这是双-修夫人朱唇亲启:“无妨,大汗说的有道理,我们的确该以诚示人,只是我们长相鄙陋,还望不要污到各位眼睛。”

说着缓缓摘下了脸上的面纱,露出了一张丰润妩媚的鹅蛋脸。

一旁的谷姿仙因为第一个看到她的是宋青书,昔日誓言已破,倒也没什么顾虑了,也跟着将面纱摘下了,露出了清丽无匹的容颜。

整个大帐中之前还很喧闹,此刻瞬间陷入了安静,一个个呼吸仿佛都变得粗重了几分,还能清楚听到有人吞咽口水的声音。

要知道她们俩任意一个都是艳光四射的美人,如今站在一起,给人的视觉冲击力何止倍增,一时间让大帐里所有男人都看呆了。

“夫人和公主果然是国色天香,”铁木真哈哈笑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狂热之意,“我素稳双-修府功法精妙绝伦,有很多想要请教的,等会儿晚些时候我在帐中单独设宴,还望夫人前来指教。”

双-修府最擅长的当然是双-修功法,他嘴里的讨教意义不言自明。

此言一出,谷凝清和谷姿仙花容失色,连宋青书脸色也变了: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在防止铁木真对谷姿仙心生邪念,却忽略了谷凝清也是一个魅力无限的美人,现在该如何收场?

标签: 蒙古 独孤 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