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帝武神 第三千四百六十六章:无规矩,无底线

灵异
从第一场比拼开始至结束,半月时间,转瞬便过。

从开始至结束,除却中间些许插曲外,整场比拼近乎以一种毫无波澜的方式而落下帷幕。

结局,似乎从萧逸开始出手的那一瞬开始,便已然注定。

熔浆世界内。

八殿、圣月宗队伍这边。

“呼。”萧逸从远方熔浆中闪身而归,轻呼出一口气。

“驱赶了近八天时间,而今还有不足半个时辰,比拼便彻底结束了。”

一旁依依莞尔一笑,“这也代表着,两方天骄的噩梦,可以结束了。”

“噩梦?”萧逸苦笑一声。

自他开始驱赶大量吞火兽开始,两方天骄的压力便瞬间大增。

甚至于,有时他在外头远方驱赶,围杀大阵这边若有不殆,还需依依出手帮忙几分。

萧逸的驱赶速度之快,不难想象,吞火兽的数量之庞大也不难想象。

这般巨大压力,又这般几无喘息时间的高强度战斗…若非是因为有萧逸这等强者在可以随时掌控战局的话,双方天骄便完全等同深陷无尽兽潮围攻,自也形容九死一生之噩梦。

轰…

此时,随着围杀范围内那巨大的圣月明轮将最后一批吞火兽绞杀殆尽,所有世间强悍火焰、龙炎,尽数消失。

吞火兽,亦不再从四面八方奔袭而来。

属于双方天骄的战斗,就此结束。

随之而来的,便是双方天骄,一个接一个地瘫倒在地,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浑身元力不继。

但与此同时,嘭…嘭…嘭…嘭…

一股股突破气势,从一部分天骄身上爆发。

其中爆发气势最为猛烈的,莫过于段孤月。

“我…这…”段孤月先是惊愣,随后脸色大喜,“我突破君境二重了。”

又是一个个天骄,先是惊愣,随后大喜。

“我突破尊境八重了。”

“我也是。”

“……”

第一云等人,倒无突破。

他们本就处于圣尊境九重,若要实力增长,那么便是之后的妖尊、老妖尊层次。

但若修为突破,可就是君境屏障了,自然不可能单靠一场高强度战斗可以做到。

但圣尊境九重的修为能得以稳固,得以凝实,也是一次极大的收获了。

好些八殿天骄,同有修为上的突破。

此刻,一道道身影,瘫软在地,却也一道道感激的目光,投向萧逸。

“看我做什么?”萧逸眼眸一瞪。

“还不捉紧时间打坐,恢复一身元力?”

冷漠的声音传出,一众天骄脑袋缩了缩,并无不满脸色,反齐齐恭声应答一声,“是。”

……

火族族地,边界熔河处。

各宗宗主、长老,尽皆等候在此。

比拼还有不到半个时辰便结束了,一切,早已尘埃落地。

众人,只等自家天骄回归。

八殿处,一众随行殿主的最前方,是洛前辈。

此刻的洛前辈,负着手,假寐着,无言无语,也无半分表情。

至八天前,熔浆世界内传来一股股惊人的强悍火焰气息时,他便知道,萧逸出手了,他更知道,一切,结局已定。

而此刻,奇怪的是,天机总殿主与炎殿总殿主并不在。

……

火族,族地深处。

一处古老大殿中。

炎殿总殿主、天机总殿主,等候在此。

大殿首席处,是一个身材壮硕,国字脸,面容肃穆的中年人。

中年人,一头火红色短发,一副不怒自威之色。

中年人,自便是天地四族族长之一,火族族长,火君。

当世控火强者,位列巅峰之流。

不多时,一个老者,缓缓走出。

老者,同是一头火红色短发,但却浅得多,火红色中又带着几分花白。

火君连忙起身,微微行了一礼。

炎殿总殿主、天机总殿主,亦起身,行了个晚辈之礼。

老者走至首席处,手掌轻压,示意不必多礼。

“药君前辈。”炎殿总殿主拱拱手,率先而言。

老者,正是药君,在诸位总殿主口中的当世炼药第一人。

药君再度摆摆手,打断道,“你二人来意,火君已告诉老夫。”

炎殿总殿主点了点头,道,“还请药君前辈相助。”

以八殿与火族的交情,特别是炎殿与火族的深厚情谊,这应当不会有什么波澜才对。

孰料,药君却是摇了摇头,“炎小子,此次,老夫要与你抱歉一声了。”

“这…”炎殿总殿主脸色一滞。

药君一身古服,衣袖轻甩间,竟有丝丝天地武道力量游走其中。

“若换了别人,你亲自前来相求,老夫定施以援手,倾力救治。”

“可那位萧逸殿主…”药君竟有了几分皱眉,吐出一句,“他是个变数,而且是变数的产生者,亦是爆发者。”

“你该知道,对于我们这些古老族系而言,漫长寿元的生灵而言,最喜的,不是别的,而是平静。”

“我们更希望,亘古长河,平静流淌。”

“这片天地,这个世间,以其本身规律,平静流转,一切谙合天地规则。”

“可…”药君的眉头,已然紧皱。

“这位萧逸殿主,已然不止一次打破这片天地的平静,打破其中流转规则。”

炎殿总殿主皱眉,竟也出言打断,“药君前辈,莫不是听了些什么流言蜚语?”

“我听药君前辈这般语气,话语中似是觉我家小子不堪如斯。”

最后一句,炎殿总殿主甚至带了几分怒意。

药君摇了摇头,“我未见过那位萧逸殿主。”

“老夫终年在这地底两万里之下,地心深处精修,自不可能听到什么流言蜚语。”

“能知的,也只几分从我火族中人口中道出的些许传言。”

“老夫,只是看过这片天地这数十年来的天地轨迹。”

药君凝视着炎殿总殿主,“自他崛起以来,一路尸山骨海,杀伐无数。”

“他所走之地,无不掀起波澜。”

“他所过之处,无不规矩尽毁。”

炎殿总殿主眉头紧皱,“中域之上,本就杀伐无数,他一路成长以来,荆棘不断,这不是很正常?”

“所谓规矩,所谓波澜,我等成长之时坏得少,掀得少?”

药君沉声道,“可我们终归有个度,终归知晓何为底线。”

“可这位萧逸殿主呢?何为规矩并不放在眼里,所谓波澜,他掀之全凭己心。”

“至这些年来,他小小年纪,却已搅得八殿、隐世百家、八宗、妖域、极荒九地、天地四族乃至天源地境,无不混乱不堪。”

“他凭一己之力,便搅动了整片天地的几乎所有顶尖存在。”

......

第一更。

标签: 天骄 萧逸 天地